亚搏体育官方网站

不幸制造商自我救赎

Posted On
Posted By admie

今年前7个月,中国汽车销量同比增长27%,轿车增长30%,这个成绩令制造业内的外国投资者保持着兴奋度,但是国内的企业却不这样想,和去年同期相比增幅下降了50个百分点,怎能不急。如果没有2002年那样的井喷,现在的钱能支撑多久呢?

作为弱势企业的一员,奇瑞一直花大钱专心于自主开发,业内普遍认为奇瑞突围的希望最大。但资金链仍是它最直接致命的病灶:发动机厂一上马就是十个亿,还有建设中的研究院、新厂房,都像一条悬河时刻在奇瑞的头顶,提醒它摊子铺的太大。当然,只要奇瑞能坚持下去,目前增加的规模也能救奇瑞,至少三个平台、数十款变型车的开发能力,已经让奇瑞人心中有底。但是时间不等人,风云和东方之子的前7月销量不尽如人意,如果QQ顶不住,奇瑞的经销商群体就有崩盘危险。尹同耀承认“光靠自我滚动绝对办不成事。”

熟悉尹同耀的人透露,对于解决资金困难,尹自己提出过三条路:一是地方政府全免财政税收,据说奇瑞先期的发展和前两年免营业税的政策有很大关系;二是和银行签协议,提供低息或无息贷款;三是取得股东的谅解,暂时不分红。可惜这三条路无一不需要地方政府和股东的支持,而在宏观调控的大环境下,政府的钱越来越难拿到了。尹同耀在评价奇瑞前董事长时说“媒体称他为红顶商人,其实董事长是我们奇瑞的恩人。奇瑞能发展起来他的功劳很大。”而现在,省市两级政府已经不可能再随意地注资给奇瑞,社会融资渠道拆借资金又只能在小范围试行,怎么办?

华山一条路–上市。上市首先要解决和上汽的股权关系,有两个办法摆在奇瑞面前:一是拿回大部分投在上汽的股份,作为职工创业股,彻底摆脱上汽;二是索性直接上市,如此既能直接融资,又能把在上汽占的股份全部放到股市上去,像一艘船随波逐浪,不用再和上汽斤斤计较。据透露,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epicureanmetal.com/,吉瓦尼尔多已经有多家精算和咨询机构向奇瑞提供了报告,奇瑞上市的脚步已经越来越近。

上市之前的奇瑞不会崩盘,因为它的规模化加自主化的路子虽然走的慢一些,但却能治本。假若你能到厂子里看的话,你就会发现,奇瑞自主化并不像外界传言的那样–“毫无节制的乱花钱”。十几个发动机台架在试验室里24小时不停运转测试,排气管伸出天花板,每天都有淡淡的烟雾漂散。但这些新开发的发动机全都是围绕着一台四缸机开发,因此成本能得到控制,奇瑞还可以从一个四缸机变化出直列、V置,双正时可变气门等多种产品。众多发动机形成一个纵轴,再利用QQ、风云、东方之子三个平台技术形成的横轴,一个全面的产品矩阵已经浮出水面。加上很快量产的SUV和MPV,奇瑞在市场上辗展腾挪的空间在弱势企业中是最大的。如果上市圈钱成功,奇瑞肯定最先脱困,如果不成,它也能撑到最后。

吉利可能没有奇瑞那样幸运,因为它的路还没有闯出来,而资金链几乎快断了。来自国家发改委专家的语调令人吃惊“像吉利这样的企业,卖车已经无利润了,它必然是这新一轮产业调整的对象。”但业内同行却不这样看,“宏观调控是主管行业的部委无法决定的,事情出来了,再说产业调整,不过是给市场下滑提供一个堂皇一些的说法罢了。”

但吉利已经接近无利却是事实,据已经离任的吉利销售公司一位副总经理介绍,吉利的采购成本比想像的要高,而它的价格正在导致它的利润接近于零。另一方面,吉利一直在频繁的更换经销商,以保证收取更多的入门费,结果造成在某些城市,很多经销商都卖过吉利,这也反映它缺钱的程度。但也有人不认同吉利要垮的观点,理由是北京等地区的吉利经销商并没有受到市场下滑的冲击,相反由于价格低廉还保证了一定的量。既然如此,那么淘汰吉利这种类型的企业是发改委的长官意志,还是市场必然?

至少现在吉利还没有出现崩盘的问题,因为中国庞大的基层消费,无人占领的农村轿车市场,仍然能支撑吉利继续自我滚动。只是这种没有更多注资的方式能坚持多久值得商榷,毕竟吉利厂上游要面对配套厂,拖欠的钱不能超过半年;下边要向消费者负责,保证低价。同时还要保证经销商的稳定,经常地换服务商会让跑去维修的用户心里不踏实。这样一来,中间留给吉利自己的流动资金会越来越紧张。当吉利和华润的H股合作更像是水中月、镜中花的时候,吉利到哪里去圈钱呢?

缺钱的不仅是吉利一家,而是整个行业中弱势企业的通病。不幸的多吉利的少南京菲亚特副总经理孙勇描述企业缺钱的现状时说“现在中国车界第一问题就是资金,银行的保证金越收越高,贷三块钱,交七块钱,谁敢借贷。”孙勇自己也在承受压力.他承认,目前的竞争现状是,外资巨头用一整套强大的体系去打你弱势企业一个点。“比如你要降价,采购方就要讨价还价,而对丰田、通用这样的企业来讲,它的价格变化是通过产品、成本控制、渠道、促销这整个链条传导下来的。你怎么竞争?”

根据中汽协会的统计,上半年南汽集团的亏损面最大。但南汽的情况和吉利明显不同,南汽最缺的并不是钱,或者说有钱也不能解决南汽的问题。刚刚离开南汽的原菲亚特商务部经理说“生产厂至上的结果就是只考虑什么产品好,而不考虑什么商品能卖得动。”谈到南汽,更多的专家对管理层提出了指责,发改委一位人士说“就算南汽领导层没有大的过失,一个领导岗位上二十年的确有点说不过去。”这种说法显然是针对南汽董事长黄小平的,但也有人对黄鸣不平:“如果管理层老化,体制僵化,意识落后,我们可以换人,但是换人之后呢?现在南汽的问题是缺乏整个的体系,积重难返,根本不是一两款车或一两个人能改变的了的。”

重组是从根本上解决南汽亏损的办法,曾经有两次重组机会摆在南汽面前,但由于地方政府的阻挠和南汽领导的固执都没有成功。第一次是上汽重组南汽,这本来是在国务院备案的项目,然而江苏省力挺南汽,使这家企业在脱离中汽总公司后直接归属江苏,上汽的几次公关努力也被黄小平拒绝;二厂曾经在张家港、武汉和南京选址,最终被南京抢到项目,如果南汽能因势利导牵手福特长安,盘活部分亏损的资产也不失为良策,可惜江苏仍然不放,第二次机会又胎死腹中。现在,留给南汽的时间不多了,唯一能够指望的只剩下南京菲亚特,希望它能通过自我滚动成长起来。尽管孙勇用尽全力,但市场并没有给他足够的机会,孙勇自己算了笔帐“上半年全国轿车销售了115万辆,按照过去的车市规律应该是上下半年四六开,上半年我卖四万,下半年应该能卖六万辆,但是今年银根紧缩,经销商不可能再搞到钱为了旺季而备货了。估计下半年也就是85万辆左右,全年200万辆。如果真是如此,就是与去年的销量持平,几乎是零增长了。”南汽指望着菲亚特,而南京菲亚特指望着经销商,孙勇希望这些营商能有足够的判断力、执行力,和让上下级放心的信心,能够勇于承担失败的责任。“现在到了你死我活的时候”,孙勇认为,在同样的环境下,南京菲亚特的小规模可能会减轻一些压力,想办法活得更好点儿。

奇瑞的拼命、吉利的无奈,再加上南汽的悲壮,弱势企业的表情反映着中国车业的现状,在国外巨头全面整合收拾残局之前,解决资金是唯一能做的事,而整体竞争力的提升和重组却急不来,发改委人士讲“暂时改变不了的话,可以动人,不换脑子就换人。”(张炤虎)

Related Post

leave a Comment